凌夜狩

想試著寫,但一想到要開始動筆前,要先找好所有資料,就不知道自己是否可以堅持到最後一刻。

【轰爆/出胜】2大2小

【轰爆/出胜】2大2小

*私设 三人稳定交往,并同居中*
*私设 绿谷跟轰中了敌人的个性,变出另一个小型版,带有记忆*
*大/小绿谷跟大/小轰*

*一直以为"轰出胜=轰爆+出胜",结果发现好像不是Σ(゜ロ゜;)*
*取名依旧没什么水准,请多包含(’-’*)*
*放一篇我之前写的文 (っ´▽`)っ【轰出胜】我们…… *
 

*所有脑洞都推给"个性",所有OCC都属于我*



生活宛如湖面一般。

刚开始三人同居时,如同在湖里投入一颗小石子,产生阵阵涟漪,又经时间慢慢的趋于平缓。
从一开始每天上班.下班,努力找机会单独跟爆豪独处,想尽办法不让对方有跟爆豪独处的机会,到现在二人合力,一起把爆豪弄上床,然后做个爽。

但,上天就像想给他们增添一点乐趣似的,把一对外表天使内心恶魔的小孩儿,送到他们面前。

最近爆豪家似乎有点不太平静。

但就爆豪来看,就只是两个快三十的人,在跟三岁小孩闹脾气而已。

当初爆豪突然看到两个缩小版的小焦冻跟小出久和两个正常版的轰跟绿谷时,爆豪一度想摔上门,回去做自己的事。

然而,爆豪真的这么做了。

关门,走回卧室,拿起看到一半的文件,动作干净利落,彷佛刚刚出去开门这件事,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一样。
「诶?!咔酱!快开门啊!」
绿谷喊着,轰一直有规律的按着门铃,就这样过了十分钟。
「你们他妈的烦不烦啊!给老子滚进来!」
爆豪用力的把门打开,准备给外面的人,一阵爆破时,两个缩小版的小焦冻跟小出久就扑到了爆豪的怀里。

「咔酱!」「胜己。」

小焦冻跟小出久使劲的在爆豪的怀里蹭了蹭。
爆豪愣了一下,看了在自己怀里的两个孩子,张了张口,正要说些什么,原本站在门外的轰跟绿谷就把自己的缩小版,从爆豪的怀里拉了出来。
「你们最好给老子解释一下现在的情况!」
爆豪看着小焦冻跟小出久努力想挣脱拉着他们的轰跟绿谷说道。
「诶……那个……」
「中了敌人的个性,就这样了。这几天会住在这。」
轰淡定的说道,原本想挣脱的小焦冻,也停止挣脱,静静的站着,双眼一直看着爆豪,而在他旁边的小出久还在努力的想挣脱绿谷的魔掌,嘴里还不停的喊着"放开我!我要去找咔酱啦!"
「嘁。都给老子滚进来!」
爆豪说完就转身走了进去。

「我们回来了!」「我们回来了。」「咔酱!我回来了!」「胜己,回来了。」

爆豪收回思绪,放下手中的文件,朝着热闹的玄关吼了一声。
「吵死了!老子有听到!」

小出久快速的脱下鞋子,跑向爆豪所在的客厅。
「咔酱!你看你看!我有买爆豪酱你喜欢吃的辣味饼干喔!」小出久像是在献宝似的,把从袋子里拿出的饼干拿高,想让爆豪看到。
爆豪看到小出久拿着饼干,一脸"快称赞我吧!"的表情,突然有一瞬间想朝他的脸揍下去。但终究只是想而已,爆豪「啧。」了一声,抬起手来拍了拍小出久的头。
「明明饼干是我先看到的。」小焦冻拉了拉爆豪,露出委屈的眼神看着爆豪。
看到小焦冻的眼神,爆豪不禁抽了抽嘴角,"果然大小一个样",爆豪想到,又抬起另一只手放到小焦冻的头上。
「诶─!不公平─!我也要摸摸头!」
「同感。」
轰跟绿谷露出跟小焦冻跟小出久一样的表情看着爆豪。

啪。

一条青筋在爆豪额头上浮现。
「摸个屁啊─!自己摸自己去吧─!混蛋!」

─End(?


这篇其实写好很久了,
只是拖到现在才发……
所以,续篇……
不确定会不会有。

感谢看到最后的妳/你╰(*´︶`*)╯♡

【轰出胜】我们……

【轰出胜】我们……


*私设 三人稳定交往,并同居中*

*爆豪中了变成小孩子的个性*

*此个性会变成3岁小孩子,记忆也会退回到3岁的记忆*

*3天后自动变回,变回后还是会保留变小时的记忆*


*本人是动画党,所以对每个人的性格抓的不是很清楚*

*所有OCC皆属于我*


轰焦冻一手拿着宵夜,一手把有些泥泞的鞋子,整齐的摆好在玄关。

「轰君你回来了啊!」

绿谷出久刚洗完澡看到,在玄关正要进来的轰焦冻。

「嗯,爆豪呢?」

「咔酱已经睡了喔。」

「你没对爆豪做什么奇怪的事吧?」

轰焦冻露出一丝丝不悦,微微皱了皱眉。

「唉呦──你把我当成什么变态了啊!我怎么可能对现在的小咔酱做什么呢!」

绿谷笑着摆了摆手。

「哼!要是你现在出手了,等到爆豪变回来知道后,可不是闹着玩的。」

轰焦冻冷笑了一下。

「哈哈哈,咔酱不会生气的啦!啊!对了!客厅桌上有饼干是小咔酱留给你的喔!」

「饼干?」

「嗯!今天跟小咔酱一起做的喔!你都不知道小咔酱穿粉红色围裙的样子,多么可爱!啊!我有拍起来喔!要看吗?」

「嗯。」

轰听到绿谷的这一句话,不禁加快走向客厅的速度。


走到客厅,把手上的宵夜放在桌上,看到桌面上放着一盘,做的像轰跟爆豪Q版样子的饼干,拿起一块Q版的爆豪饼干,轰的嘴角不自觉上扬了几度。

「很可爱吧^^我把我的份吃掉了,虽然也想把Q版小咔酱给吃完,但小咔酱说一定要给你留一份呢^^小咔酱故做生气的样子,真──的──超可爱的啦!」

「嗯。照片。」

轰吃起刚刚拿着的那块Q版爆豪饼干,又再拿了一块自己的Q版饼干说道。

「已经传给你了,你自己看吧!我要先睡了。」

「今天是礼拜三。」

轰拿出手机,点开刚刚绿谷传来的照片。

「知──道──单数日是你跟咔酱睡,双数号才是我,星期日是三人一起睡──。真是的,不用每次都一直提醒我吧。」

「只要你不要老是找理由忘记日期,我就不用再说了。」

看着一张张小爆豪穿着围裙,做着饼干的照片,轰的眼神也慢慢的柔和起来。

「先睡了喔。」

「嗯。」

突然轰停下滑开下一张照片的动作,轻笑出声。


那是一张小爆豪鼻子﹑脸颊跟手上,都沾到了一些面粉,还拿着轰模样的Q版饼干,笑着对着镜头的画面。


「明明刚变小时,还很怕我的。」

轰想到爆豪中了敌人的个性,变小后的第一天,因为小时候的爆豪并不认识他,所以一直紧紧抓着绿谷的衣服,躲在绿谷的后面不肯出来。

好不容易到了第二天的晚上,才敢跟轰说上几句话。

轰一想到那天晚上,自己故意转到英雄卡通的节目时,小爆豪一脸想看又不敢说的表情。


"那个……"

小爆豪轻轻扯着轰的衣服。

"怎么了?"

"电视……英雄……"

"你想看?"

"嗯……"

"一起看。"

"嗯。"

小爆豪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

等到绿谷回来时,就看到轰跟坐在轰旁边的小爆豪,一起看着英雄卡通的画面。


收回思绪,轰默默的把刚刚那张照片,设为手机桌布。

放下手机,草草的吃完买回来的宵夜,快速的洗了个澡后,走到爆豪的房间。

躺在充满爆豪气息的床,轻轻的抱着熟睡中的小爆豪,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他的金色发丝。

「快点变回来吧……胜己……」

轰喃喃地说道,变沉入了梦乡。




爆豪变回来后的某一天,发现轰手机的桌布时。

「喂!阴阳脸!这是什么啊!」

「是你的照片啊。」

坐在爆豪旁边看电视的轰,瞄了一眼,被拿在爆豪手上的手机后,淡定的说道。

「快给老子删掉啊!混蛋!」

「为什么?很可爱啊。」

「哪里可爱了啊!信不信老子炸了你!」

爆豪气愤的抓起轰的领子。

「什么什么?你们在说什么?」

听到声响,从厨房走出来的绿谷好奇的问道。

「在说手机桌布的事。」

轰不故自己还被抓着领子的状态,就直接拿走原本拿在爆豪手上的手机,并把手机画面秀给绿谷看。

「喔──是那个啊!你果然跟我设的差不多呢!轰君。」

绿谷从口袋里拿出自己的手机给他们看。

绿谷的手机显示出小爆豪跟绿谷一起穿着围裙,合照的画面。

啪!爆豪的理智瞬间断掉。

「全部给我删掉啊!!你们这两个混帐!!」


「不要。」

「诶──不要啦,咔酱,明明那么可爱的说──!」

轰跟绿谷一口同声的说道。

「谁管你们啊!老子要炸了你们两个──!」


又是一场小型的爆炸场面,今天三人,依旧很相爱呢。

至于爆豪到底有没有删成功呢?

轰:早就备份好了。

绿谷:早就备份好了啊^^毕竟是那么可爱的咔酱。


【维勇】一分后

【维勇】一分后

*第九话看完后的突发脑洞
*文笔渣抱歉
*错字纠正请轻拍

*维克托视角


勇利得到了大奖赛的金牌。

现场观众的欢呼声,
主播激动的祝贺声,
我什么都听不到,
我只能听到勇利激动的喊着我的名字。

JJ不甘心的眼神,
尤利有点别扭,却也来祝贺的表情。
从日本来加油的美奈子泪流满面的脸,
我也都没有看到。
我只看到勇利眼角因激动而流出了泪水,
我只看到向我张开双手,拥抱着我的勇利。

在庆功宴结束后,勇利拉着我到他的房间说了好多好多……
我听到勇利说:
「谢谢」
我听到勇利说:
「好可惜…不能再独自一个人霸占维克托了。」
我听到勇利说:
「虽然不能再霸占维克托,但我有一件事一定要告诉你!」
我听到勇利紧张的说出那句……
我也想跟他说的话……

如今…已经过了三年的时光,
现在看到我手上的纯银戒指,
我还清楚记得,
我在机场拿着准备要向你求婚的戒指和花束,
想让从日本来俄罗斯的你一个惊喜。



但……
等着我的却是……
从新闻播报员口中说出飞机失事者名单的你的名字。

直到现在,我还清楚记得你说的那句话。

『维克托,我喜欢你!』

啊……神啊……
假如世界上真的有神的话……
我恳求您……
请把时间回到那个时候吧……
就算只有一分钟也好……
请让我……
再见到勇利一面……

==============================
凌凌有话想说:
昨天看完第九集,看到维勇在机场隔着一片玻璃,边看着对方边跑的那一幕,突然想到一句话……
「这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死亡;而是,明明看得到你,明明你在我眼前,我也听得到你的声音,但我却碰不到你。」
总觉得好虐o(;△;)o

再加上我刚看完,就跑去听super junior-M 的《一分后》,里面有几句歌词让我超印象深刻的!!!!

谁喊痛  任凭眼泪一直流 
抽离感觉还需要一分钟

永远在  急着寻找什么
当习惯一个人以后  又好像被掏空

叫醒我  但不要打断寂寞
(就算是寂寞)
离开从前  还需要一分钟
(倒数这一分钟)
一分后  我们  只剩下了我
怀念曾一起做的梦  笑着说

总觉得更虐了有木有。・゚゚・(>д<;)・゚゚・。

总之,因为这两个原因,而诞生出本文,不知道各位有没有被虐到呢?(*^^*)

[维勇] 论围巾的使用方法

[维勇] 论围巾的使用方法

*突发的脑洞
*可能OOC?
*文笔渣抱歉
*错字纠正,请轻拍

"呐呐~勇利~你看这个你喜欢吗~?"
维克托一脸兴奋的拿着深蓝色的围巾到勇利面前
"嗯?不错啊~维克托觉得冷?"
勇利疑惑的看着维克托手上的围巾
"嗯?没啊,这是要送给勇利的喔~我帮勇利带上吧~"
"诶?!等等…维……"
维克托不等勇利把话说完,就直接帮勇利带上,只是……




"维克托围巾是带在脖子上的吧?!为什么拿来绑我的手啊?!"
勇利看着维克托笑着用围巾把自己的双手绑起来,还打着一个可爱的蝴蝶结,不禁感到一阵恐惧
"诶~因为克里斯跟我说适时加点情趣,有助于增进感情啊~~而且~克里斯还特别跟我推荐这种束缚Play喔~~"
勇利满脸通红的看着维克托露出可以迷死任何女孩的微笑
"维…维克托…唔…"
维克托再次不等已经满脸通红.正要说话的勇利,就用自己得嘴把勇利想说的话,强行改成自己喜爱听的美妙呻/吟…

两个交缠的身只。
众多的单音节,演奏出美妙的乐章。
今天的夜晚……
还真是热闹呢。

================================

凌凌有话想说:
勇利小天使~生日快乐~~╰(*´︶`*)╯♡

来谈谈 Yuri on ice 吧~

来谈谈 Yuri on ice 吧~

第一次PO文
文笔渣抱歉

自从勇利开播,到现在看到第8集的我,有些问题想问…

明明其它组的教练和选手,在比赛前的加油都是面对面站着的
为什么维勇你们就一定要背后抱.牵手.拉领带呢?
明明其他组的教练在选手比完赛后,就只是给与拥抱而已
为什么维勇你们就一定要接吻(?跟吻足呢?
你们到底是来比赛的,还是来放闪的啊!!!ヽ(#`Д´)ノ
你们考虑过单身狗的感受吗!
你们考虑过尤利的感受吗(?
ヽ(#`Д´)ノ


好啦
说正经的((妳有正经过吗…
我要说的是…
官方爸爸求你就继续让他们放闪吧!!
不用怕闪到我们!就算闪到也没关系!我们会自备墨镜的!!

说真的我有点担心第九集…维克托要回日本的话…
官方爸爸你想告诉我们,就算没有维克托,勇利还是会滑的很好的事实吗?o(;△;)o